活下去就是抗日 跑起來就是強國 - 新聞資訊 - 濟南邦得人力資源有限公司

歡迎來到濟南邦得人力資源有限公司!

咨詢電話: 0531-87081615/87081633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新聞中心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新聞資訊

活下去就是抗日 跑起來就是強國

瀏覽次數:0 日期:2021-10-11

活下去就是抗日 跑起來就是強國


——戰爭中乞丐與孤兒組合家庭的存續

故事

葉俊學

他1歲時家鄉淪陷,3歲時失去所有親人,成為孤兒。

兩位殘年乞丐收留了他,3人相依為命,組成一個特殊家庭。

戰爭歲月里,部隊首長囑咐他們“活下去就是抗日”,站崗、放哨、收集情報,乞討的路上多了份任務和向往;解放了,老師告訴孩子“跑起來就是強國”,他有了堅定的信念和頑強毅力的源泉,成為中國優秀馬拉松運動員,創造了世界領先成績。

“活下去就是抗日”

1937年7月15日,張普生出生在安徽省安慶市懷寧縣河湖鄉(現涼亭鄉)一個農家村落,祖、父兩代人靠幫工和租田耕種艱難維持生活。此時,恰恰“七七盧溝橋事變”爆發第8天,然后的8年,是中國人民艱苦卓絕的抗日戰爭。

1938年5月29日,日軍下達大陸令101號,命令日軍從合肥陸地行軍,南下攻占安慶,后又下達大海令120號,命令日軍波田支隊協同海軍沿長江西上攻占安慶。1938年6月12日,安慶淪陷。此時,小普生差一個月滿周歲。

小普生家住的河湖鄉正是日本陸軍經過和占據的地方。據地方志記載,日軍利用哨山、碉堡等為依托,四處侵略,視中國人生命為草芥,隨意濫捕濫殺,恣意放火,燒毀房屋,連山旁的大樹也不放過;日軍侵占安慶期間,所到之處,即奸淫擄掠,控制淪陷區食鹽供應,掠奪糧食;摧殘民眾身體和意志,強迫大量勞工從事各種繁重勞役,不是累死,就是被日軍打死。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

小普生3歲那年,常年忙于躲藏、奔波的祖父、祖母因過度勞累、饑餓和疾病相繼悲慘離世;13歲的叔叔去他鄉當了童工,11歲的姑姑給別人家做了童養媳;父親一時間下落不明,小普生跟著母親繼續忙于四處逃難。

后來才知道,小普生的父親和一群年輕力壯的男子被日軍抓去做了勞工,后有人傳過來話,這些男子被日軍殺害了。在日軍進村抓勞工之前,這群男人讓女人們護著孩子先行各自逃命。這次逃難的路上,沒有了任何食物,極度的勞累、饑餓再加上恐懼,小普生娘倆體力不支,幾近跌倒喪命。

走到一個叫“夏老屋”的村莊,遇見認識的兩位老年乞丐夫婦,他們勸說小普生母親自己逃命去吧,留下孩子由他們暫時收養,如果繼續跑下去母子倆都可能沒命。母親含淚給兩位老人留下孩子最珍貴的兩件東西:姓名和生辰八字。

母親就此杳無音信,小普生成了孤兒,與兩位老年乞丐相依為命。養父、養母雖然只有60歲的年齡,但看上去有8旬的滄桑,苦難的歲月里,養母的牙齒已經掉了許多,兩位老人走路也顯艱難。養父獨自出門撿山果、捕小魚、拾柴禾或少許的乞討,再就是在山坡上種幾顆冬瓜、南瓜,雨雪天一家人則由養父整理一頓“團圓飯”。養母則常年背著小普生到周邊村莊,一手端碗、一手拿一根竹竿,跌跌撞撞挨門挨戶乞討。走遍一個村莊,娘倆便坐下來休息一下,吃點東西,養母用僅有的幾顆牙齒把討來的生硬食物嚼碎了再喂到小普生嘴里,然后再喂一口討來的稀飯。后來,討飯越來越難,許多村莊幾乎沒有了人家,就要去更遠的地方,早上摸黑出門,夜深了才能回到家,風餐露宿山溝也是常有的事情,即使在酷寒的冬季夜晚。

一個深秋的夜晚,有人輕輕敲門、小聲喊話:“老鄉,我們是窮人的隊伍,請開門”。養母抱著小普生坐在床上沒動,養父則打開門,進來兩位男子,他們簡單介紹剛和日本人打了一仗,戰士們需要隱蔽和休息。小普生一家在乞討過程中聽說過這支隊伍,也知道一些情況,養父點頭表示同意。一男子朝外揮揮手,兩間破舊的房屋一下進來12人,其中有傷員。他們慢慢地給小普生一家講很多事情,“我們對你家也早有了解,所以才放心過來,也知道你們對周邊的環境特別熟悉,想請你們講講一些情況”,養父、養母笑了,屋里也逐漸溫暖了許多。

小普生迷迷糊糊睡著了,早上醒來時,看見養父正在給戰士們盛飯,戰士們的碗里是他們一家沒有舍得吃留著過冬的那幾個大南瓜。養母不在屋里,養父說讓她去村外看看情況去了。部隊第二天晚上才走,很多戰士拉過小普生的小手、講過一些故事,他目送戰士們離開時依依不舍地哭了。在后來的日子里,他們家又來過一次部隊。臨別時,部隊的一位首長說,漢奸活動猖獗,考慮小普生家的安全,以后不能常來了,要換個方式見面。首長交代一些事情后特別囑咐:“一定要堅持住,活下去就是抗日”。

根據與部隊首長的約定,小普生一家在以后的乞討生涯中多了一份任務,每到一處都用心記住看到、聽到的詳細情況,在回來的路上與那些等在路邊的熟悉面孔交流。養母拉著小普生的手,望著遠處山壁說:“那上面的幾個字是咱們的人寫上去的,不要怕,他們一直在我們旁邊”,小普生后來聽說那四個半山腰高的大字是“殺盡漢奸”。小普生長大了才知道那支新四軍部隊的故事:“1938年10月,新四軍四支隊七團三營抓住時機,在鐵鋪嶺伏擊日軍,打響了抗戰時期新四軍在懷寧縣的第一槍。這次戰斗,新四軍擊斃日軍分隊長1名,士兵28名;繳獲步槍28支,手槍1支和其他一批軍用物資。在這次伏擊戰中,新四軍犧牲4人?!?/span>

隨著抗日戰爭的深入,日軍也更加瘋狂地“掃蕩”、“清鄉”,當地百姓生活更加艱難。日軍在不遠處的山頭上筑起了碉堡,四周拉起鐵絲網,嚴格盤查過往行人。小普生在跟隨養母乞討的路上,看到許多令他永遠抹不去的記憶:一家5口活活餓死、病死在家里,無人收尸;日軍過往的橋下有位村民躲藏,日軍拉上來連捅兩刺刀,然后扔進河里……

小普生6歲那年,養父勞疾病重,感覺自己不久要離開人世,憂心忡忡。養父、養母痛心商議很久,把小普生送給了離夏老屋3公里外的何姓人家。第二天早上天微微亮,小普生偷偷起床,用了一天的時間跑回夏老屋。養父氣得不能動彈,養母撿起樹枝抽打他,“我們是跪求人家收養你,結果你卻連命都不想要”。小普生任由養母抽打,不躲不藏,始終一句話“我要和你們在一起,我要回家”。 15歲的鄰居冬梅姐,端來一碗稀飯給小普生,向老人說:“小孩子皮肉都打紅了,他無父母怪可憐的,不要打了”。小普生則端著稀飯送到養母面前,“媽媽吃”。養母沒有去接碗,把樹枝摔在了地上,小普生連忙撿起樹枝請老人再打幾下,解解氣。此刻,養母一把拉過小普生擁到懷里,一邊流淚一邊把稀飯喂給小普生。

接下來,日子更加艱難。小普生患了一場大病,連續3天高燒不退,全身抽搐?;杳灾?,小普生還喊了幾聲“媽媽,我要回家”,然后就沒聲息了。兩位老人趕緊輪流抱著小普生,深夜到達小普生老家的宅子。他們將小普生平躺放在地上,然后用一塊破布蓋在小普生身上,兩位老人在旁邊默默地守候著。天快亮的時候,養母摸下小普生的鼻子發現還有呼吸,兩位老人趕緊抱著孩子回到夏老屋。第四天,小普生慢慢蘇醒過來,在兩位老人的悉心照料下逐步恢復了行走。小普生活下來了!

漸漸地,小普生學會了做一些事情,參與著養家糊口的艱難生活。捉蝦捕魚、爬樹摘果子、上山挖野菜,一些活兒逐漸熟悉。值得慶幸的是,那時魚蝦多,河溝里都能摸到。冬天特別寒冷,小普生的鼻涕管凍裂了,經常流眼淚,左腳趾凍傷了,但他仍然堅持摸魚蝦?!八篝~蝦,天天能吃到”是他們家最開心的事情。

7歲時,那個寒冬,養父聽說幾個村民又被日軍殺害了,其中有他最好的朋友,氣憤和悲傷加重,骨瘦如柴的他臥床不起。養父告訴小普生:“我現在身體不行,無法和那些瘋狗斗,死了變成鬼就能找日本鬼子算賬了”。一天深夜,養父要解手,小普生攙扶著老人,用破布擦干破舊的木質馬桶,扶持著養父艱難地坐上去。事后,再用全身的力氣攙扶養父躺回床上。養父躺在床上一動不動,用力喊了兩聲:“狗……”、“狗……”,便離開了人世。小普生鉆進被窩,抱緊已經沒有呼吸的養父身體一起躺著,一聲不吭,整整一天。小普生鉆出被窩時,發現養母正在默默地整理一些破舊的衣服和碗盆,操辦著養父的后事。

8歲那年,小普生拉著養母的手,跪在養父墳前,告訴老人:“日本投降了,我長大了,我能養活媽媽了”。

“跑起來就是強國”

1949年5月,家鄉解放了,懷寧縣一個土改試點工作隊進駐夏老屋,和張普生娘倆一起生活。養母最開心的事情,12歲的張普生戴上了“兒童團團長”紅袖章,第二年還被評為當時的月山區模范兒童。因為乞討生涯,張普生對周邊的環境、人與事都特別熟悉,他的工作就是引領工作隊到各處開展摸查工作。家里分到了兩個人的土地,張普生和養母開心地耕種。

政府把張普生列為孤兒照顧對象,給予特殊政策,上學還提供助學金,他暗下決心好好學習。張普生讀書到初中時,體質明顯太差,鼻涕管斷裂、腳趾時常酸痛、左小腿麻木都是早年留下的硬傷,且患上了嚴重的神經衰弱癥,上午第3節課都無法堅持。這都是小時候營養差、體質弱、勞累,長期受到驚恐所致。學校領導非常關心,區領導也是再三強調把張普生的學習抓好。學校領導安排體育老師帶著張普生跑步鍛煉身體,半年后體質明顯增強。

老師帶領張普生跑步鍛煉身體的同時,始終強調一句話:“身體好了才能學習好,才能報效祖國,跑起來就是強國”。

身體好起來的張普生,每天早上,操場上都有他長跑的身影,信念和毅力支持著他堅強地跑下去。他不但順利完成了學業,而且在學校田徑運動會上獲得5000米長跑第一名。這一跑,張普生始終沒有停下來,并且成為了中國第一代優秀馬拉松運動員。1958年他兩次打破馬拉松全國紀錄,1964年獲得華東1萬米長跑冠軍。他在1965年的最好馬拉松成績是2小時19分24秒6,這個數字即便是現在,還是世界領先水平。從1957年到1966年,10年時間里,張普生的馬拉松長跑成績始終保持在全國前4名、世界前6名。

1969年,張普生留在安徽省體委做了長跑運動教練,后來走上群眾體育和老年體育管理工作崗位,長跑項目是他抓的重點之一。1984年,國家體委把參加在美國圣地亞哥舉辦的第十七屆世界老年人長跑錦標賽的光榮任務交給了安徽,省里讓張普生負責具體組團事宜。1984年11月27日,我國運動員胡瑞清、張亮友分別取得馬拉松第9名和第10名的好成績,一位中國女選手奪得一個單項冠軍,多位位老人奪得了單項獎牌。該次運動會上,數次響起中國國歌、升起中國國旗。同時,中國代表團還奪得了團體總分第三名的好成績,為祖國和人民爭了光。代表團凱旋歸來時,安徽省領導親自到機場迎接,國家體委也發電報表示祝賀。

如今,張普生已經是78歲的老人了,但他還堅持在老年體育社團管理工作崗位上,任安徽省老年人體育協會副主席兼秘書長。在張普生的組織下,安徽每年有十幾次全省性的老年體育活動,市、縣更有當地主辦的幾百場延伸運動。目前安徽全省各地有老年健身運動僅教練員、裁判員就有2000多人,推動著全省老年體育活動健康向上發展。

“我欠的債太多,現在忙工作就是還債”,目前,張普生時常放在嘴邊的話?!皟晌焕先耸樟袅宋?,給了我第二次生命,負擔的增加卻縮短了他們的生命”,“乞討中,我是吃百家飯、穿百家衣長大的,欠相親們的債”,“趕走日軍,家鄉解放,那些犧牲的戰士,鄉親們永世欠他們的恩情”,“黨和政府培育了我,這個債永遠還不完”。

每每說完這些話,張普生都眼含淚水。每年,在紀念抗日戰爭勝利座談會上,張普生都鏗鏘有力地吶喊:“我們永遠要做到:銘記歷史,富強中國,圓夢中華”。

來源:人民網-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亚洲精品国产免费无码久久,国产亚洲一区二区手机在线观看,一个色加勒比综合久久综合色,2020国产精品久久久久精品